首页 >> 中医减肥

资本枭雄070心斗

中医减肥  2020年08月07日  浏览:0 次

资本枭雄 070心斗

高正绩挂断,兀自躺在宽大的办公椅上思考。

现在还没有公开挂牌交易,省正泰保险公司是怎么提前获悉到市农信联社改制的呢?这个很难说,不过,绝对不会是钱枫那边透出去的消息,很简单,有所图的人怎么可能会给自己徒添节外生枝。

或者是市国资委在走清产核资,审计评估等一些程序的时候外泄了消息,而这是无法避免的。

也可能是自己市府这个口子出去的消息,这才是高正绩琢磨的重点,如果出消息的人是无意间,跟省正泰保险公司方面提及的此事,那倒没什么,就怕是有人主动为之,那就涉及到权利场的争斗和冲突了。

会是书记吗?常委会决策讨论的时候,是他要求走产权中心公开挂牌的方式,难道正如钱枫所说的,出发点并不是要让转让更加的规范透明,而是另有考量?!

也许是另有考量,可是,假如考量的唯一目的是为了给省正泰保险公司一块肥肉,那就没必要要求走公开挂牌的方式,正好就依了自己内部协议转让的方案,用权利做暗箱操作不是更好。

但也不尽然,高手下棋总是看似稀松平常,但杀机暗伏。兴许,他是嗅到了有人布局捷足先登了,实际也是如此,才楔入一步棋,先稍稍化解,打乱一下棋面。

在市级层面来说,除了书记,其他常委是不足以和自己抗衡的。即便是书记,在行将退居二线的情况下,也消弱了和自己抗衡的资本,但毕竟他是班子成员的班长,纠缠起来也不会是个好事。

让钱枫拿下是农信联社,进而拿下产业新城是必须的,他必须放手一搏,但就目前来说,只是有点波澜在水面上拂荡,下面的东西还没有浮出水面,这个点上,还没到最终需要自己跳出来的时候。

先看着钱枫,还有市国资委的王主任怎么和潜在的对手纠缠吧,也正好验验钱枫倒底有多少的成色。才干的成色,权利资源的成色。

想完这些,高正绩起身,时间到了,他要去参加一场外事活动。

……

和高正绩通完的钱枫也在思考。

看来这事会比较棘手,依照省正泰保险公司走权利资源拉保险的一贯作风,它的投资活动也必然是如此,一个大秘出身的人,这个王大庆,没有从商的历练,一蹦去了省城投这样的看是商业实际为公家资本的公司,又搞了个囊括了本省国有大型骨干企业,,捣鼓出来的保险公司,那有什么真正的商业才能去运营管理,身边的权利资源一大把,自然是先捡着资源做生意。

股东里还拉了几家有省高干子弟身影的民营投资公司,这里面的名堂足够联想,攀权附势、利益输送,济公肥私等等。

如果是省正泰保险公司要和自己争夺市农信联社,高正绩会站在哪边呢?钱枫想着。

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,原因很简单,为了后面的产业新城,如果被省正泰保险公司拿走了,产业新城自己就只能搁浅了。

高正绩也绝不会去让省正泰保险公司去搞产业新城,不说王大庆有没有这个操持的能力,光就省正泰保险公司复杂的出身,就不是高正绩能控制得了的,里面有太多错综复杂的权利交集,恐怕,产业新城还没有搞起来,就陷在里面授人于柄了。

只是,估计万一省正泰保险公司真和自己争夺起了市农信联社,高正绩也爱莫能助,省正泰保险公司后面有着看不清的权利资源,他一定会有所忌惮。

除非是高正绩准备放手一搏,打一场权利游戏战。

看来,这件事只能靠自己了。

可在权利场上,自己并没有资源,除非是抬出吴珊珊的叔叔吴中正,但是,这种事肯定不会得到吴中正的支持,因为有违吴中正给自己交代的立场,“如果有人无端干扰,你也可以找我出出主意。”显然,省正泰保险公司要是和自己争夺,不属于无端干扰的范畴。

靠自己,手上还真没有权利的牌可打。

现在手上还能粘着边的牌也就只有市国资委的王主任了,小小的牌。

还是有必要敲打敲打这张牌的,钱枫心想。

钱枫拨通了王主任的。

“王主任,我刚刚和高市长打了,沟通了一下。”钱枫说,说完停顿住。

钱枫的停顿是有目的地,就是要向王主任传导一个突出的概念,王主任你,我,和高正绩,三个人在是农信联社的改制上是个统一战线。

“啊,高市长说什么呢?”见钱枫没继续说,王主任接话。

“也没什么,就是我们判断,省正泰保险公司的人被你打发走了后,可能,他们还会去找你。”钱枫慢悠悠的回答。

王主任里一笑,“那还不是继续那样。”

“王主任,你知道省正泰保险公司的情况吗?”钱枫问。

“知道一些,那个来拜访的投资部经理跟我介绍了他们公司的一些情况,是由省里的一些国有大企业一起发起成立的。”王主任回答,“反正我面上是跟他们说,欢迎届时参与产权交易中心的挂牌交易,但没有把设置的条件门槛透露给他,到挂牌的时候,正式公告一出,他们一看条件不符,自然就打了退堂鼓。”

钱枫笑了笑,“要是他们不按我们设计的套路来呢。”

王主任在的那头沉默。

钱枫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王主任的心下在打转,是不信任自己会把好关口,还是说对方会对自己纠缠不休?

“那他们可能会怎么做呢?”王主任问。

“不知道,也许是我们想多了。”钱枫回答,“有一个情况我知会一下,这个省正泰保险公司的老总是原省领导的大秘王大庆。”

王主任一听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他知道这个王大庆,虽然没见过也没有过关联,原省领导在本市任上的时候,自己当时还是个小科长,但身处体制内,自然知道这个领导身边的大秘。

王主任心想,怪不得省正泰保险公司的那个投资部经理在自己面前很是高调。自己还寻思,这个什么经理跑来争取业务,不懂路数就算了,居然交流的语气自命不凡。原来,人家是大有来头的。

那照钱枫告知自己的说法,如果这个省正泰保险公司非要插手进来的话,自己岂不是处于两方权贵的夹板中,一方是钱枫和钱枫背后的人物,一方是王大庆和他深厚的背景,谁都不会是好惹的。看来,自己的压力不小啊。

“哦,王大庆我知道。”王主任心下起伏,嘴里轻描淡写的说着,“原来省正泰保险公司是他的呀。”

两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
丁桂儿脐贴和蒙脱石散能一起用吗
灰指甲治疗两月能好吗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