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中药方剂

黄元御的下气汤看麻瑞亭怎么化裁通治百病

中药方剂  2019年09月10日  浏览:15 次

  摘要:茯苓健脾渗湿,治在脾而助其升。半夏和胃降逆,治在胃而助其降。甘草和中,治在脾胃,助其升降。三味和合而调理后天脾胃,助其气血生化之源,以扶正祛邪。 一代宗师 黄元御,清代著名医学家,曾任太医,继承和发展了博大精深的中医学理论,对后世医家影响深远,也被誉为 黄药师 。 黄药师 所撰写的传世名作《四圣心源》中,有一个叫 下气汤 的方剂,经过麻瑞亭的加减化裁,居然能治那么多疾病!不信?看看正文!

  下气汤 载于黄元御所撰之《四圣心源 卷四》,为清降肺胃所设。原方:甘草6g,9g,茯苓9g,杏仁(泡,去皮尖)9g,贝母(去心)6g,五味子6g,芍药6g,橘皮6g。其功能为 治气滞在胸膈右肋者 。麻瑞亭去敛肺止咳之五味子、贝母、橘皮,加活血疏肝之首乌、丹皮,理气化痰之橘红,将其化裁为验方 下气汤 :

  茯苓9g,甘草6g,炒杭芍12g,粉丹皮9g,制首乌20g,广橘红9g,炒杏仁9g,9g。

  变功专清降肺胃之原方为既能右降肺胃,又能左升肝脾的升清降浊之剂。以之作为主方,随证灵活加减,用治绝大部分内伤杂病、疑难重症,疗效显著。

  1.方解

  茯苓健脾渗湿,治在脾而助其升。半夏和胃降逆,治在胃而助其降。甘草和中,治在脾胃,助其升降。三味和合而调理后天脾胃,助其气血生化之源,以扶正祛邪。杭芍、丹皮、制首乌入血分,疏肝升陷,兼以平胆。橘红、杏仁入气分,清肺理气,化痰降逆。八味和合而共奏健脾疏肝、清降肺胃、调和上下之功,则胃降而善纳,脾升而善磨,肝升而血不郁,肺降而气不滞,心肾因之交泰,诸脏腑紊乱之气机因而复其升降之常,病可向愈也。

  药虽平淡无奇,然握中央而驭四旁,复升降而交水火,所以用治内伤杂病,切病机而效可观。所以然者,内伤杂病多系多脏腑功能之失调,其中脾胃功能失调尤著者。病机为中气不健,肝胆郁滞,肺胃上逆,脾肾下陷,而导致脾胃不和,肝胆不调。上显标之虚热,下显本之湿寒。此方和中调郁,渗脾湿而不伤肝阴,滋肝阴而不助脾湿,降浊阴而去其上壅,升清阳而理其下陷,自可收脾升而肝肾随之亦升、胃降而心肺随之亦降之功。可使紊乱之脏腑气机复其左升右降之常,胃善纳而脾善磨,肝不郁而肺不滞,气血渐旺,诸症自可向愈。

  2.主方随证随病化裁

  湿气盛者(如水气病、脾虚胀满),以猪苓片9~12g易茯苓,以泽泻9g易甘草。湿气盛而腹胀者,以茯苓皮9~15g或猪苓皮9~12g易茯苓。

  历节(如风湿或类风湿),以土茯苓15~ 0g易茯苓,以泽泻9g易甘草。

  胃逆纳呆、头目昏晕者(如血压偏高),以炒白术9~12g易甘草(甘能令人中满,而妨食纳,且甘草补气升压,故去之)。

  暑月湿热、苔白腻而胃口不开者,以生苡仁15~20g易甘草。

  胆胃上逆、甲木化火、口苦咽干、头痛眩晕、关寸脉大、舌红苔黄者,以黄芩炭9~12g易杭芍,平胆以清上热。

  脾湿肝郁、乙木下陷、少腹冷痛下坠、关尺脉大、舌淡苔滑者,以桂枝6~9g易杭芍,暖肝以助其升发。

  血虚者(如缺铁性贫血、再生障碍性贫血),以炒赤芍9~12g易杭芍,润燥以补血。

  心动悸、脉虚数或结代者(如心脏病),以生地炭9~12g易丹皮,润血以复脉。

  血瘀头痛、经络瘀阻、肢体串痛,或半身不遂、涩少者,以川芎6~9g易丹皮,通经活络,祛瘀止痛。

  月经量多、色淡神疲者,以全当归9~12g易首乌,温经补血以调经。

  脾肾虚寒、纳差腰痛、关寸脉大、舌淡苔滑者(如胃病、慢性肾炎),以肉桂 ~5g易首乌,温中暖下祛寒。

  陈年咳嗽、水源乏竭、舌红少苔、夜热烦躁者,以熟地9~12g易首乌,滋燥以生水。

  肺逆咳嗽者,以广陈皮9~15g易橘红,顺气以止咳。

  胆胃气滞、胸胁疼痛者(如胆囊炎、胆结石),以炒枳壳9g易橘红,破滞宽胸以止痛。

  胸胁气滞益重者,以炒枳实9g易橘红,破气开滞以止痛,兼利大肠。更重更痛者,以炒青皮6~9g或鹅枳实6g易橘红。

  肝郁胁痛者(如急慢性肝炎),以佛手片6~9g易橘红,疏肝理气以止痛。

  胃脘疼痛、胃酸缺乏、食少疲困者,以香橼片6~9g易橘红,疏肝以开胃。

  气滞胸闷、痰多不利者,以全瓜蒌9~12g易杏仁,化痰利气以宽胸。

  胸膈胀闷、俯仰俱难者,以瓜蒌皮9~12g易杏仁,利气以除壅。

  咳唾痰涎、胶黏难出、胸闷气短者,以炒瓜蒌仁9~12g易杏仁,利痰遂饮以宽胸。

  气滞胸闷、大便干而不利者,以郁李仁9~12g易杏仁,清肺润肠以利便。

  月经涩少、色黑有块、胸闷心烦者,以炒桃仁9~15g易杏仁,活血理气,化瘀以通经。

  妊娠呕恶、食纳不开者,以姜半夏6~9g易法半夏(法半夏有堕胎之弊),和胃降冲,顺气开胃。

  此主方之随证随病化裁也,总而谓之 舟 。

  .具体病证方

  凭脉察舌,据症据病,于主方内加入主治某症某病之品而组成治疗各个具体病证之方,且据各症各病之兼症加减所需之味,灵活化裁,而治诸内伤杂病。

  心悸者,生地炭易丹皮,加广郁金9~12g,延胡索9~12g,柏子仁9~12g,北沙参15~ 0g,白蔻仁6~9g,丹参15~20g,白茅根9~12g。

  肾寒腰痛者,肉桂 g易首乌,加炒杜仲12g,川续断15g,骨碎补9~12g,炒干姜 ~5g,草蔻仁4~6g。

  咳而少痰者,广陈皮12g易橘红,加前胡12g,川贝母9g,炙款冬花12g,北沙参20g,白蔻仁6g,炙五味子4~6g。

  胆胃病(如胆胃气痛、胆囊炎及胆结石),炒枳壳9g易橘红,全瓜蒌9g易杏仁,加广郁金9g,延胡索9g,川楝子6g,广木香4g,白蔻仁6g。

  肝胃病(如慢性肝炎),加广郁金12g,延胡索12g,半枝莲12g,12g,砂仁9g,丹参15g,柴胡9g,焦山栀 ~5g。

  胃脘痛(如胃及十二指肠溃疡),炒白术9g易甘草,加广郁金9g,延胡索9g,乌贼骨12g,炒干姜 g,白蔻仁6g,粉(分冲) g。此各病之主方也。

  据各病之兼症,而加减相应之药。如心悸而下寒较重者,以肉桂 g易首乌,补骨脂9g易白茅根。肾寒而膀胱热涩者,以泽泻9g易甘草,仍用首乌,以北沙参 0g易干姜,加焦山栀 g。

  此随证随病之加减也,统而谓之 挦 。

  4. 下气汤 愈疾机理

  拨千钧之舟者,一挦之木也。俱健脾和胃、升清降浊功能之主方,生气血而调阴阳,是为扶正,为御邪之本,与各症各病所加祛邪之味相合,抵达病所,共奏愈各症各病之功。主方以黄芩易杭芍,加龙骨、牡蛎,则平胆而降浊;主方以桂枝易杭芍,加柴胡,则疏肝而升清。此乃验方 下气汤 灵活加减化裁用治绝大部分内伤杂病,且疗效甚佳之原委也。所以然者,病机相同或相近,虽病证病名不同,治可相同,异病同治也。内伤杂病多系脏腑功能失调、升降紊乱者,是其大率也,即病机相同相近也。升降紊乱均当复其升降之常;而复其升降之常的关键,重在调理脾胃。验方 下气汤 以健脾和胃为本,兼调肝肾心肺,切中内伤杂病之主要病机,所以灵活加减化裁,用治内伤杂病既稳当而效又显著。

  验方 下气汤 灵活加减变化,虽能治愈诸多内伤杂病,然非诸病皆能用之。以病证之轻重有别,治疗之难易不同,即使辨证无误,针药无差,重危者亦非轻易能愈,绝症者难免倾亡。验方 下气汤 虽不能尽愈诸疾,然仍不失为治疗内伤杂病之良方也。当用则用,不当用则另用他方,以脉证为转移,此即善用与好用之别也。

  建中之名方,小建中汤也;补中之名方,补中益气汤也。医圣仲景、先贤东垣以之建立中气、补益中气,效若桴鼓。千余年来,医者习用之,活人无计。

  验方 下气汤 可谓一则调中方剂。调中与建中、补中有所不同。调中者,是在调理中气的基础上兼及四维,使升降紊乱的诸脏腑气机复其升降之常,则正气因之充旺,而能祛邪外出使病愈。

  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。正气之虚,虚在脏腑功能紊乱失序,气血生化匮乏,无力祛邪。攘外必先安内,内安方能万众一心,以御外侮。以之论病,安内即复其脏腑功能,俾使气血化生,祛邪外出而使病愈。验方 下气汤 可谓安内之良资,其加减化裁之药味可谓攘外之精兵,兵精粮足,安有不胜之理!此非媲美于小建中汤、补中益气汤,意在明建中、补中、调中之别,验方 下气汤 制方愈疾之机理也。

  温肺,下气,消痰,止咳。治风寒咳嗽气喘,虚劳咳吐脓血,喉痹,小便不利。

薏芽健脾凝胶
小儿脾胃虚弱怎么调理
宝宝不爱吃饭要怎么办
友情链接